(據新華網 08月01日)

  新華社南寧8月1日電 題:壯美廣西70年:走活開放新棋局 勠力共圓復興夢

  新華社記者王念、向志強

  青山綠水甲天下、民族團結鑄典范,這里的土地美麗奇特;革命烽火不息、初心使命不忘,這里的紅色氣質一脈相承;一灣相挽十一國、良性互動東中西,這里的區位優勢得天獨厚……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地處祖國南疆的廣西在黨的領導下,將自身發展緊緊融入國家大局,以大開放引領大發展,持續頑強地展開脫貧攻堅戰,堅守生態底線推動綠色發展。站在新起點上,八桂兒女正在黨中央賦予的“三大定位”新使命和“五個扎實”新要求的指引下,朝著“建設壯美廣西 共圓復興夢想”的總目標砥礪前行。

  邊陲變前沿,大開放引領大發展

 

  作業中的廣西北海市鐵山港(2018年9月28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仲夏時節,中越邊境憑祥友誼關口岸,一輛輛滿載貨物的汽車跨越國境,川流不息。憑祥邊境小額貿易已連續多年位居全國口岸第一,去年規模以上口岸加工業總產值同比增長63%。

  巍巍群山之間,友誼關雄踞南國邊陲。1949年12月1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將鮮艷的五星紅旗插上關樓,宣告廣西全境解放,一個新的時代就此開啟。

  沿邊開放城市、邊境經濟合作區、綜合保稅區、沿邊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國家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曾經的烽火邊陲,已成為開放發展的試驗田和最前沿。

 

  人們從廣西東興口岸中越友誼大橋出入境 (4月12日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有著“沿海沿江又沿邊”獨特區位優勢的廣西,受歷史多重因素影響,大范圍開放發展時間較晚。隨著西部大開發戰略啟動,百色水利樞紐、南昆鐵路等一大批國家重點項目建成,為廣西奠定了快速發展的基礎。此后,廣西緊緊抓住對外開放和中國東盟合作機遇,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大開放引領大發展,經濟社會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

  以2004年中國—東盟博覽會永久落戶為起點,10多年來,廣西推動形成了國際合作的“南寧渠道”。到目前為止,中國—東盟博覽會和中國—東盟商務與投資峰會共吸引了79位中外領導人、3100多位部長級嘉賓出席,74.6萬中外客商參展參會。

  以上升為國家戰略的《廣西北部灣經濟區發展規劃》為依托,北海、欽州、防城三港合一,北部灣經濟區六城統籌規劃,大力發展臨港產業,不斷拓展對外空間。風生水起的北部灣海面逐步形成千帆競發的態勢。

  2006年至2018年間,北部灣經濟區(六市)地區生產總值增長近4倍,年均增速14.1%;北部灣港貨物吞吐量超2.4億噸,增長了近4倍,集裝箱吞吐量超290萬標箱,增長了近13倍。

 

  這是作業中的廣西欽州港(4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曹祎銘 攝

  2015年,中央賦予廣西“構建面向東盟的國際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形成‘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三大定位”新使命。

  以廣西北部灣為關鍵節點,往北通過鐵路經貴州、重慶、甘肅等縱貫中國西部,銜接中歐班列,往南連接東盟乃至全球各大港口——2017年9月以來,這樣一條貫通“一帶一路”的最便捷通道吸引了中國東盟乃至全球的目光。

  “作為樞紐和門戶,我們在成就他人的過程中成就自己。”自治區商務廳副廳長譚秀洪說,廣西與各方一道夯實合作機制、開展提效降費優服行動等舉措,中新互聯互通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朋友圈”迅速擴大,輻射效應逐步釋放。截至目前,“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已累計開行1000多班次。

 

  中歐班列從欽州首發德國杜伊斯堡(6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愛林 攝

  站在新的起點上,廣西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進一步釋放“海”的潛力、激發“江”的活力、做足“邊”的文章,正加快構建“南向、北聯、東融、西合”全方位開放發展新格局。

  薪火相傳走好脫貧攻堅“長征路”

  新建和維修渡槽、繼續發展砂糖桔等產業、硬化進村主干道……7月初接任百坭村駐村第一書記以來,百色市委宣傳部干部楊杰興忙著籌劃“最后的沖刺”:“今年一定要按計劃實現脫貧目標,完成文秀書記未竟的事業。”

  今年6月,百色山區暴雨引發的山洪奪去了一位駐村第一書記30歲的生命。她叫黃文秀,從北京師范大學研究生畢業后放棄大城市工作機會,回到家鄉投身脫貧攻堅,帶領百坭村88戶418名貧困群眾脫貧,全村貧困發生率下降20%以上。

  從90年前百色起義、龍州起義的革命烽火,到數萬紅軍將士血戰湘江;從“老支書”莫文珍、“石山愚公”吳天來,到“全國脫貧攻堅模范”藍標河、“時代楷模”黃文秀……為了初心和使命攻堅克難、勇于犧牲的革命精神一直在這片紅土地上傳承。

  對于集“老少邊山庫”于一身、貧困人口位居全國前列的廣西而言,脫貧攻堅無疑是一場新時代的長征。

 

  在廣西南丹縣八圩瑤族鄉瑤寨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白褲瑤族群眾擺長桌宴慶祝喬遷新居(2018年2月6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靠種芒果和林下養雞,田陽縣百育鎮四那村垌忙屯村民潘克坤實現了致富,2013年申請入黨。加入黨組織后,他主動帶領屯里20多戶村民養“芒香”雞,15戶建檔立卡貧困戶由此脫貧。

  黨建引領、精神先導。通過實施一系列黨建工程,廣西各地村級黨組織進一步強化,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和脫貧攻堅干部干事創業活力得到充分發揮。

  有精氣神,更有硬辦法。十八大以來,廣西持續打好產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村集體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粵桂扶貧協作等“硬仗”,2013—2018年累計減少貧困人口628萬人,貧困發生率從18%下降到3.7%。

 

  無人機拍攝的欽州市七十二涇海域連片萬畝大蠔養殖基地(7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愛林 攝

  ——將產業扶貧作為重中之重。集中項目、資金、技術等要素資源投入,推進縣級“5+2”、村級“3+1”特色產業發展。截至2018年底,有扶貧開發工作任務的縣(市、區)“5+2”特色產業覆蓋建檔立卡貧困戶約113萬戶,覆蓋率80%以上。

  ——為貧困群眾建設幸福新家園。“十三五”期間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建檔立卡貧困人口71萬人,通過“一戶一策”“一戶一幫”“一戶一檔”,確保群眾搬得出留得住能就業。在“直過民族”白褲瑤生活的南丹縣,當地建成了3個集中安置點、2400多座獨具民族風情的樓房。白褲瑤群眾不僅徹底告別深山茅草屋,更讓生活聚集地變成民俗景區,開啟了可持續發展的新生活。

  ——以非常舉措應對“硬中之硬”。針對20個深度貧困縣、30個深度貧困鄉鎮、1490個深度貧困村,先后出臺《關于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決戰極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支持政策》等,給予更為特殊、更大力度的扶持,攻克深度極度貧困堡壘。

  為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今年廣西又發起義務教育保障、基本醫療保障、住房安全保障和飲水安全“四大戰役”。

  對于脫貧攻堅,年輕的駐村第一書記黃文秀生前立下錚錚誓言:“不獲全勝、決不收兵。”八桂大地上,廣大干部群眾正在進行艱苦卓絕的努力,為實現與全國同步小康目標而不懈奮斗。

  擦亮“金不換”的生態招牌

  7月18日—20日,北京世園會迎來“廣西日”。依山傍水的“桂山繡樓”、絢麗多彩的民族歌舞……廣西園充滿夢幻詩意的壯鄉田園風光讓人沉醉。

  “桂林山水甲天下,廣西處處是桂林”——優美的自然生態環境是廣西的“金字招牌”,但這絕不僅僅是大自然的恩賜。

  “山禿了、水少了,下暴雨時還有山洪……”今年61歲的李榮光對破壞生態的代價感受深刻。他所在的馬山縣弄拉屯曾經石漠化嚴重,到處是裸露的石頭。痛定思痛之后,人們數十年堅持封山育林、科學治理,將弄拉變成了生態綠洲。

  作為我國石漠化最嚴重的省區之一,廣西實施了一系列林業重點生態工程項目,建設100多個石漠化綜合治理示范點,巖溶地區生態環境明顯改善。截至2016年底,廣西巖溶地區石漠化土地總面積為153.29萬公頃,比2011年凈減少38.72萬公頃,凈減面積超過1/5,治理成效居全國前列。

  兩岸排污、季節性枯水、砂石盜采等,美麗的漓江曾遭遇諸多考驗。從工業撤出漓江流域到桂林市防洪及漓江補水樞紐工程,從漓江綜合治理與生態保護工程到建設國際旅游勝地,一系列重大舉措讓漓江生態基礎得到有力夯實。環保數據顯示,目前漓江干流監測斷面水質長期穩定在Ⅱ類和Ⅲ類標準之間。

 

  廣西桂林市陽朔縣興坪鎮漓江風光(2018年11月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周華 攝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廣西堅決摒棄以犧牲生態環境換取一時經濟增長的做法,圍繞生態產業發展、生態環境治理、生態環保基礎設施建設、生態城鄉建設等深入實施生態經濟重點工程,生態文明建設和產業轉型升級比翼齊飛。在耕耘了千百年的龍脊梯田上,莊稼人一面耕作一面發展鄉村旅游,通過生態與文化的交融實現脫貧致富;曾經的“酸雨之都”柳州變身紫荊花城,新能源汽車成為街頭“萌寵”,“政企三級聯動”讓“綠色制造”與“綠色出行”實現良性互動……

  實現“青山常在、清水長流、空氣常新”,必須有制度作為長效保障。近年來,廣西出臺《廣西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實施方案》《廣西壯族自治區鄉村清潔條例》《廣西海洋生態紅線劃定方案》等政策文件,用8年時間持續實施“美麗廣西”鄉村建設活動,成為全國首批出臺主體功能區規劃和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縣產業準入負面清單的省區,建立了多部門聯合參與的重點生態功能區監管制度和分類考核意見。

  如今,廣西森林面積達2.2億畝,植被生態質量和植被改善程度居全國首位,森林覆蓋率達62%,城市空氣質量優良率達88%,地表水國控斷面水質優良率達96%,北部灣海域水質持續保持優良紀錄和向好趨勢……祖國南疆的生態安全屏障作用日益突出,產業強、百姓富、生態美、人民群眾幸福感高的綠色發展之路越走越寬。